真不是人做的。”   佟九儿说:“那好,如果这次救人失

  佟九儿呼呼喘出几口气,平静下了心情,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儿,说:“妹子就在佟家湾找个人吧。”
  佟九儿回到佟家湾就用小指甲挑出些白色的药粉,叫乌大嫂送给掉了耳朵整夜痛得睡不着觉的王二牛服下。王二牛过了一个时辰就呼呼睡到了天亮。佟九儿还不放心,又用酒喂药粉给王二牛服用,王二牛更快了,半个时辰就睡下了,一直睡到中午才醒。
  佟九儿回想到这里,从炕上坐说他带来了张知渔的消息。丁铜皮被乌大脚接进厅堂,乌大嫂又叫豆芽菜去叫来林虎子和路小妹,又叫人给丁铜皮整了饭。丁铜皮坐在厅堂里大口吞下碗大碴子饭,喘了口气说:“说起张兄弟,得从李福贵说起。”
  佟九儿却不能不想她的父亲和她的上一任丈夫博银海结仇的事。原因是这样的,是佟九儿和博银海使佟家湾强大了,佟九儿和博银海的威名也远扬了。在博银海收服另一股绺子之后,佟九儿和博银海成了亲,在佟九儿和博银海成亲之日,佟河怕博银海日后夺他的家业就给博银海喝了药酒,使博银海变成了不能生养的骡子。几年后,博银海无意中知道了被佟河暗算的事。就在佟九儿率领乌大脚、吉家庆跟柳一夫争夺抚松地盘时,博银海突然发难杀了岳父母。等谢达山、崔豹子带人助战,把博银海的几十条人枪打散了。正逃的博银海又被佟九儿截住。一场枪战下来,博银海逃入老林。佟九儿单骑追入,佟九儿才有了猎杀第一任丈夫,带回第二任丈夫的经历……
  佟九儿却说:“乌大脚不是猎人。”
  佟九儿却在屋内吼叫:“叫他滚!告诉所有的人,张知渔敢回来就杀了他喂狗!”佟九儿紧咬着唇憋红了棉花样的脸,双手撕扯,撕碎了张知渔的衣裤。
  佟九儿是笑着问的,林虎子却吓了一跳。忙说:“我伐木伐昏了头,顾不上那事儿。我心里敬着外当家,和敬内当家一样。”
  佟九儿说:“当然是真的,你是丈夫,是孩子的爸啊!”
  佟九儿说:“乖儿子,你再说一个字。”
  佟九儿说:“行!佟家湾什么虎都不怕!”
  佟九儿说:“行,你想事情越来越周到了,就这样办。”
  佟九儿说:“狐狸,张宝志最喜欢雪狐,听说张宝志养了一只雌雪狐,一直得不到雄雪狐。张宝志说谁送给他一只雄雪狐,他可以用翠柳楼的老五来换。”
  佟九儿说:“就是睡不着,整夜都醒着,老先生能治吗?”
  佟九儿说:“老五是个人,是个美丽风骚的女人。”
  佟九儿说:“路小妹,你抬头看看他,他叫林虎子,33岁还不到,林虎子就是你男人了。你有话,以后就和林虎子说,受气了就对我说。成不成林虎子,你说句话呀?”佟九儿拍了桌子。
  佟九儿说:“妹子在佟家湾多住几天吧,佟家湾三个月前全是树,现在就像拔光毛的母鸡,看着就恶心。张知渔还一天要我吃一只鸡,我一年只吃一顿都恶心,这女人可真不是人做的。”
  佟九儿说:“那好,如果这次救人失败,也算有了过硬的调和人了。”
  佟九儿说:“那就娶了吧,怎么看你和熊小丫也算天生的一对,都是满族人,不坏规矩。不像我爸,娶了汉族的我妈。”佟九儿想起父母,就叹口气,又说:“唉!就这么着吧,抓紧定下来,屯里给你操办。”
  佟九儿说:“那就谢了,我回了。”
  佟九儿说:“那也是,我听你的,到时候请你妈来帮忙。”佟九儿又用右边手腕顶顶额头,说:“生孩子我可真没底儿,早知道这样,就叫张知渔也做骡子,光能做不能生养,咱们女人还没苦头吃。唉!晚了。”
  佟九儿说:“你敢喝?”
  佟九儿说:“你和我的丈夫同乡呢。”
  佟九儿说:“你没听过传我的事吗?以及佟家湾的事?我告诉你妹子什么事也没有,我宰了前夫博银海,只过了三天就娶了张知渔。你看看现在的佟家湾名声好了,名头更响亮了,甭管谁说什么,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佟九儿说:“你睡吧,睡一觉好成事。”
  佟九儿说:“你想叫我帮你还是已经娶过了?”
  佟九儿说:“凭老先生和佟家湾的交情一定肯帮忙了。这20块龙洋够了吗?要一天吃一次够吃一百天的。”
  佟九儿说:“青玉酒壶真的有妙用。”
  佟九儿说:“山东棒子壮得像头骡子怎么会死?他壮呢!他带着金银和都大屁股一路受用去了,这个没良心的!”然后扯过佟占山乒乓就揍。
  佟九儿说:“是啊。”
  佟九儿说:“抬起头来,看着我。”
  佟九儿说:“太苦我可吃不下。”
  佟九儿说:“佟超祖,字得山。”不等张知渔答话,也不理会张知渔皱眉,佟九儿又说:“你想啊,儿子姓佟叫超祖,儿子长大了继承祖宗的家业,佟家家业再发展下去,儿子这辈子就行了。这名字行吧?”
  佟九儿说:“外当家的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你是外当家救回来的。”
  佟九儿说:“外当家给你十天时间找媳妇,而今已过了十几个十天了,你没找,是不是瞧不起外当家?”
  佟九儿说:“我爸能,我没听说还有谁肯做这样的猎人。我爸也没做好,我爸只悟到了‘猎人的技艺和耐力’,而没领悟到‘猎取人和

发布者:电影原声

电影原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