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大脚起来就往林子里跑

  乌大脚乐呵呵地带上六个兄弟去了鹰屯。熊连丰很热情地招待七个人的饭。乌大脚对熊连丰说:“外当家的吩咐了,叫咱几个都听你的,你就吩咐吧。”
  乌大脚忙又说:“咱仨去,咱仨去,外当家的歇着。”
  乌大脚懵懂地望着大饼嫂,那眼珠里的光芒分明在问,什么?你是什么用意?
  乌大脚喃喃:“叫你偷猪。”勾响了枪机,砰的一声,拱狼的那一只狼一跃老高跑了,摔断腰的狼却被乌大脚击中,哀嚎一声死了。
  乌大脚起来就往林子里跑,去拉了泡屎,顺手背回一垛松枝,穆有余却还在勾勾着贪睡。乌大脚把穆有余一把拎起来,对着穆有余的耳朵喊:“吃饭了!”
  乌大脚清了清积雪,嗓子眼里发一声喊,几斧下去就砸了冰面一个窟窿,河水咕嘟嘟向外喷,渐渐由高变低水就向冰面上四浸。
  乌大脚去开屋门,大饼嫂一下扑到乌大脚怀里,叫着:“不能去!”又冲豆芽菜吼:“你爸的命要紧!”
  乌大脚却叫:“我不怕!我有棒子。”
  乌大脚却慢悠悠地说:“天上没有太阳……”
  乌大脚却停下了,说:“我的肚子叫唤了,你带吃的了么?”
  乌大脚却站在爬犁上叫喊:“狼也累了,也在歇着,都趴下了!”
  乌大脚傻傻地说:“不对头,我打的是另一只啊!”
  乌大脚傻笑着搓搓手掌心就进来了,说:“是啊,水都浑了。”
  乌大脚伸手就搓,大饼嫂就打颤。乌大脚边搓背边说:“我以前老帮我媳妇搓背,我媳妇身上没你这么多老泥。”
  乌大脚实话实说:“还得等外当家的发话。”
  乌大脚似乎理解了大饼嫂的话,又似乎不懂大饼嫂的话,愣愣地瞧着大饼嫂,好一会儿才说:“才不呢,这地方好,我想常来住。”顿一顿,乌大脚又咽下一块鸡肉,又说:“吃不够,怎么能吃得够?!”
  乌大脚说:“不介。”
  乌大脚说:“不怕,我一拳一个狼呢。”
  乌大脚说:“吃,管它什么肉!”
  乌大脚说:“等告诉外当家,外当家的说做再做。”
  乌大脚说:“个把狼我一拳就打死了,怕什么?”
  乌大脚说:“乖乖真是老虎呢,我捉过傻熊还摔了熊一个跟头。”
  乌大脚说:“管它什么游,我正着走就是上游,倒着走才是下游,就这疙瘩了。”
  乌大脚说:“行!”手一甩,就把穆有余丢在帐子外的雪窝里去了。
  乌大脚说:“行!我去告诉我媳妇,明天一早就带她娘两个去佟家湾,我再赶回来,行吗?”
  乌大脚说:“行,我就是待不住,我也带了枪,外当家吩咐我见了狼、虎的不能用手捉,要用枪打,我也知道我的劲没以前大了,脚也没以前捣腾得快了。我以前能追上梅花鹿,现下我试了一回,只能撵上家狗。”
  乌大脚说:“就是,我媳妇压着我犁吗,我有点儿熬不败我媳妇,我腿软呢!”
  乌大脚说:“可不,大伙都背地里叫她小百合,远远的就有股子香气……”

发布者:电影原声

电影原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