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信之脱口道:“什么?”

  程信之脱口道:“什么?”
  程信之微觉歉疚,道:“我并非古道热肠的君子。”静琬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你肯这么老实地说出来,已经是君子了。”她转过脸去,只听窗外北风呼啸,似乎一直要刮得人心底都生出无望的寒意来。
  程信之依旧是不愠不火:“大哥虽然出生在壅南,可是七岁即随父亲母亲赴美数十年,也是在国外的时间比在国内多,我以为大哥已经接受了西方民主的观点,不再被一些旧思想束缚。大哥既然如此拘泥于封建礼法,不肯给我的婚姻以祝福,我和静琬明天就动身回美国去。”程允之大怒,说:“走,你现在就给我走好了!我拘泥?我食古不化?我是在替你打算,如今的慕容沛林远非昨日——自从定都乌池以来,他行事日渐暴戾,向来不问情由,有时连谨之都拿他不住,他能容得下你?”
  程信之走后,程允之一个人坐在那里听戏,更是无聊,戏台上的一段西皮唱完,许多人站起来拍着巴掌拼命叫好。他一转过脸去,正巧瞧见一名侍卫匆匆过来,对舒东绪耳语了好一阵功夫,舒东绪立刻弯下腰去,凑在慕容沣耳畔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只见慕容沣脸色微变,霍然起立,转身就往外走。
  程允之本来在国外多年,平日连电影都是看外文的,坐了这么大半天功夫,只觉得枯燥无味。可是看台下满满的客人,都是津津有味的样子,便向程信之轻声用法文道:“他们家真是守旧的作风,但愿露易莎可以适应。”露易莎乃是程谨之的西文名字,他们说西语的时候,总是这样称呼。程信之亦用法文作答:“露易莎一定会尝试改变这种作风,她向来是有主见的,并且不吝于冒险。”他们两个说的虽然是法语,仍旧将声音放到很低,所以周围的客人并没有留意。正在这个时候,一名侍卫走过来对程信之说:“程先生,外面有人找您。”程信之以为是自己的司机,起身就去了。
  程允之不耐地道:“太太,事情过去很久了,如今还说了做什么。现在他们两个人,不还是好好的吗?夫妻两个,哪有不吵几句嘴的?沛林是行伍出身,一言不合就动刀舞枪。”又转过脸来对信之道:“老四,大哥不是要干涉你,只是你多少替家里想一想。如今的局势不比当年,慕容沣处处掣肘程氏,妄想过河拆桥。虽然议院仍可以受我们的影响,但他近年来性情大变,如何肯将就一二分?事情虽然已经过了这么久,可是你娶了尹静琬,原先的旧事一旦重提,不仅是慕容沛林与尹小姐难堪,你将置我们程家于何地?”
  程允之从来脾气好,尤其对着夫人,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这个时候却将茶碗往桌上重重一撂:“他此次行事,实在是过分,叫我们全家的脸面往哪里搁?”程信之却说:“结婚是我私人的事情,大哥若是不肯祝福我们,我也不会勉强大哥。”程允之气得几乎发昏:“她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难道你不肯为谨之想想?你竟然瞒着家里结婚七年了,到今天才来告诉我。”
  程允之道:“他临时有点事情,过一会儿就来。”
  程允之道:“自然留不得,可也别在这节骨眼儿上,叫人知道多有不便。”程信之沉默片刻,说:“不管从西方还是东方的观念,这都是有害天良的事情,再说事情既然已经如此,我们能置身事外最好。”程允之道:“怎么能够置身事外?慕容沣真是瞒得紧,咱们倒一丁点儿风声都没听到——看来他一早打算将这孩子留下来了?就算以后将这孩子交给谨之抚养,总归是绝大隐患。”又道:“这种旧式的家庭,就是这点不好,三妻四妾只当平常。如果只是在外面玩玩,反正眼不见心不烦,现在我们谨之怎么可以受这样的委屈。如果这孩子当真没了,倒还好了,可万一竟然生下来,又是儿子的话,那就是长子了,此事非同小可,要从长计议。”见信之默不做声,素知这位四弟貌似性格温和,其实极有主见,执念的事情素来都不可动摇,于是话锋一转,说:“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由谨之自己拿主意吧。”
  程允之气得顿足道:“你……你……你简直无可理喻!”

发布者:电影原声

电影原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