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顿在斯坦普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用刀裁开邮包,把它放在桌上打开

  她走向保险柜,取出一串钥匙,然后来到楼上的卧室。她打开一只橱,从中拿出一些假发和一只大金属化妆盒。她昨天找斯卡皮瑞托时戴的金发在最上面。她翻了翻,拿出一只棕色长鬈发发套,把它慢慢套在自己的金色短发上面。她使劲拽了拽,看它是否会掉下来。接着她打开化妆盒,从里面拿出四卷牙科医生在钻孔和拔牙时吸血用的棉条。她把两个棉条塞进嘴里,顶着面颊两侧。镜子里,她的形象发生了变化。冷峻的金发女郎变成了迷人的花栗鼠般的美少女,笑容满面,憨态可掬。
  她钻出那片小针叶树林,在崎岖不平的地上大步行走,简直如履平地。看着她渐渐远去的只有那些鸽子。它们大概以为她是个晚间短途旅行者。
  她坐进宝马车,把它发动起来。她打开录音机,里面放的是“灵魂第二集:灵魂11”的磁带。她驱车沿国王路驶向他在韦林顿广场一带的寓所,她一任重重的打击乐渗透她的全身,仿佛是使用了自动驾驶仪。
  她坐在桌子边,一面吃,一面假装看杂志。她的脑子里依然是一团乱麻,理不出头绪。她的思潮起伏,难以驾驭,也难以平静。她想到了埃迪和亚历克斯。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第一次想到他们。关于所发生的事情,怎么跟他们说呢?说什么呢?没有什么可说的。她不想把他们也卷进来,他们现在过的是完全不同的生活。现在想他们还为时过早,会干扰她此时的思路。
  特别行动处驻希思罗机场人员收到军情六局发来的电传时,那架色斯纳公司制造的飞机已经到了英吉利海峡上方3万英尺的高空。萨拉·詹森坐在厚厚的扶手椅上,安全带胡乱地放在一旁。她萎靡不振地靠在垫子上,左手端着一杯威士忌,在不停地抽烟。她闭着眼睛,只是在掐灭一支烟,点燃另一支,或是倒酒的时候,才稍微睁一下眼。
  天亮前的几小时,一切是那么静谧。萨拉躺在斯卡皮瑞托床上。除了从窗帘缝里透进来的一盏路灯的灯光,再没有其它的灯光。东西的轮廓可以看清,但脸上的表情却看不清。萨拉可以借助黑暗向他提出问题,听他如何回答,而不必担心自己会露什么馅,顶多就是她到他这儿来这件事本身可能使他有所想法。如果她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到他这儿来,他也不会理解的,对这一点她很有把握。
  听见上面那非常熟悉、吞吞吐吐的声音,她顿时一惊,脸上的肌肉不禁抽搐了一下。那是丹特以前给她的留言,要她给他回电话,说他很想念她,希望很快能见到她。她感到胃里难受,热辣辣的威士忌从胃里翻到嘴里。她猛地用拳头砸向停止键,险些把电话机砸碎。她用颤抖的手指按下倒带键,把他的录音又听了一遍,只觉得心如刀铰,内疚不已。她抹去了他的这段录音,也抹去了她心头的疑虑。
  听卡塔尼亚那么蹩脚的英语,他难以掩饰内心的不耐烦。可是卡塔尼亚讲到正题后,巴林顿由恼火变成了屈尊俯就的姿态,他倒是更喜欢这种感觉。
  听了半小时后,他关掉录音机,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谢天谢地,萨拉·詹森还活着。她的重新出现是通过代理人实现的,否则至少也不方便。他希望自己能从这一片乱糟糟的情况中解脱。卡塔尼亚主动卷入的事,他管不着。可是卡尔·海因茨·凯斯勒却是伦敦金融城一家主要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在他的管辖之下。这件事被张扬出去,不仅会破坏金融城的声誉,也将破坏他的管理能力记录。他颇感垂头丧气,希望巴特洛普能阻止这些情况见诸报端,希望不要进行审讯,在暗地里把问题解决掉。但他知道,由于那两起谋杀,这一切已几乎不可能了。如果他想保住自己的声誉和职位,他的手段就必须十分巧妙。他坐在那里冥思苦想了足足一刻钟。接着他给巴特洛普打电话说:“你最好到这儿来一下。萨拉·詹森在设法和我们联系。”
  通常一篇大型报道会使他感到异常兴奋,可是这篇报道却使他惴惴不安,诚惶诚恐。这不是一篇普通的报道,如果他发出这篇报道,还涉及到他自己在其中所起的作用。这将使他从一个报纸编辑变成一个催化剂,成为一个打抱不平、伸张正义的人。他和他的报纸已经不止一次地扮演过这样的角色,可是这一次却如此扑朔迷离,有真的,有假的,还有未知的,再加上五花八门的动机,全都搅和在一起,有如雾里看花,使人真伪难辨,更不容易看到全局。但在这一片朦胧之中,有些事情已经非常清楚:萨拉·詹森处境非常危险,一个大规模的金融犯罪活动已经开始,在国内,一个更黑暗、更阴险的阴谋已经初见端倪,萨拉·詹森是这个阴谋的受害者,而英格兰银行行长和其他一些尚且在暗处的人则是这场阴谋的策划和指挥者。
  同一间昏暗的办公室,另一套无可挑剔的西服。斯卡皮瑞托见到她进来,慢腾腾地朝她走去,伸出手,紧紧地握了握她的手。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眼睛。他面带微笑,并非出自友好或者欢迎,而是出自萨拉无法完全确认的其它什么。她把脸转过去。办公室里另有两个人,斜靠在办公桌旁蒙有布套的椅子上。斯卡皮瑞托朝他们点点头。
  透过松树的落日余晖给这个世界抹上了金红色,也照到在这片迷宫中时隐时现的克里斯蒂娜脸上。她越走林木越密,她几乎被隐匿起来了。半小时后,她觉得自己似乎已成了隐身人。
 
  希尔顿在斯坦普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用刀裁开邮包,把它放在桌上打开。从里面倒出来的是几盘录像带。斯卡德把手伸进包里,掏出萨拉的信。信上说得很简单,叫他们先看一看,听一听,材料全都可以用。
  习惯于金融城垄断性资金的萨拉对此深感吃惊。芬利斯银行雇用了5个人从事自营交易,其期初资金基准是1,500万英镑,1992年净赚了1,800万英镑,这已经十分惊人了。
  下泰晤士大街上车流如潮,轰响声不绝于耳。萨拉驻足片刻,然后插空穿过马路。她走到奇普路,叫了辆出租车。
  下午4点钟,安杰洛带回来一大摞英国和意大利的报纸。
  现在他只能从最明显处入手,顺藤摸瓜,看看在这个过程中还会出现什么情况。他大步流星地走出办公室,去找克里斯托弗·菲施律师。
  现在她就站在他面前,摆出一付恭候的架子。他以赞赏的目光看着她。她微微一笑。她立刻认出他来。
  现在她已经痛苦地意识到,他显然不是在为英格兰银行的行长在工作,而是在为另外一个人,一个职位在他之上、他必须向他请示汇报的人。她能够想象得出,他们现在正在协商、决定对她该怎么办。然后巴林顿再把电话打过来,假模假样地告诉她该怎么办,仿佛那些决定和指示都是由他做出的。
  现在要分析自己的感情,要估计在她身上发生的变化还为时过早,可是有些事情已经像钉在板子上的钉子。其中之一就是,她过去曾经想使自己成为一名银行雇员。现在那已经成了泡影,而且即使她能够重新创造这样的机会,她也没有这样的兴趣。对她来说,表现正常生活的这些装饰已经不存在了。
  现在走就安全了。她准备在今天的早餐桌上告诉雅各布和杰克,争取尽早离开。
  现在做什么也来不及了。不管怎么说,她认为詹森是个极大的威胁。她们的兴趣依然有巧合:沉默寡言、很大的随意性、必要时说几句谎。她在萨拉·詹森的身上看到一股很强的自我保护本能。正因为如此,她的忠实就毋庸置疑了。
  相比之下,西蒙·威尔逊显得和蔼可亲,愿意讨好人。他要年轻一点,大约24岁。根据萨拉的推测,他来金融城工作才一两年,而且到目前为止一直避免表现出他的许多同事所共有的那种几乎习以为常的厌倦自满倾向。他的头发呈浅棕色,脸上的雀斑不多,穿一套起皱的西服,而且还是买的成衣,这一点跟其他两个人不同。他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在打量他的时候,他笑了笑。她对他微微一笑,然后望着斯卡皮瑞托,等待他的开场白。他只是一味地打量着她,一声不吭,没有任何要讲话的意思。他半转向阿诺特。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接着阿诺特朝前坐了坐,问道:“那么你对美元兑英镑汇率有何看法?”
  笑声戛然而止,“我干吗要告诉他呢?”这个问题听起来怒气冲冲。萨拉再度感觉到马科的神经紧张。她耸耸肩。
  信上还讲述了这个欺诈犯罪的过程和所有涉嫌人员名单。信的末尾又加了一句话,说黑手党也许插手了这个案件。

发布者:电影原声

电影原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