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芳脸又板了起来,横了他一眼,“你管得着吗?”

  吴芳点点头。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吴芳盯着陈明亮。
  吴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她的舌尖体味着茶叶鲜嫩的气味儿。男人慢慢地喝着咖啡,不易觉察地朝手腕上的表瞟了一眼。
  吴芳对司机说了自己要去的地方,让司机开车。
  吴芳顿了顿:“什么厂?对啊,在监狱里开办的是什么厂呢?”她看着陈明亮,“你知道监狱里都有些什么样的工厂吗?”
  吴芳哆嗦了一下,飞快地用手挡住脸。“你干吗?”
  吴芳放下杯子看着他,“不是跟你说了是编的吗?”
  吴芳刚要发作。
  吴芳刚要说话。
  吴芳跟陈明亮又坐下来。
  吴芳跟他说对不起时,脸红了。
  吴芳好像读懂了他的微妙心理,瞪了他一眼。
  吴芳和陈明亮看了她一眼,又陷入沉默之中。
  吴芳很识相地闭上了嘴。
  吴芳横了他一眼,“你别得寸进尺……”
  吴芳见他不说话,转身要走。
  吴芳接到介绍人的电话时,对她的问题多少有些惊异。她问她对陈明亮的印象怎么样。
  吴芳看了一眼茶杯里的茶叶,又抬眼看了看张昊的女友。
  吴芳看着陈明亮,过了一会儿,笑了,“我哪儿露出破绽了,让你听出来我是在编故事?”
  吴芳看着陈明亮,他的欢乐表情让人难以接受,“你怎么这么没同情心?听见杀了人兴高采烈的。”
  吴芳看着陈明亮。
  吴芳看着陈明亮:“第一次见你时,我就猜出来了,你是个无赖。”
  吴芳看着男人走出咖啡馆,她不知道他在门口会不会抬头,再看一眼那几个用铁铸出来的字,“燃情岁月”。他经过窗前时,手里在打电话,遮挡住了自己的脸。
  吴芳看着他,他的脸像吃了很苦的东西那样皱紧了。
  吴芳看着他。
  吴芳客气地点点头。
  吴芳宽容地笑了,好像陈明亮说了天真的话。
  吴芳冷冷地看着陈明亮,“你说的,只要我不生气,你什么都愿意做,是不是?”
  吴芳冷脸看着他,不说话。
  吴芳冷眼看着陈明亮。
  吴芳脸又板了起来,横了他一眼,“你管得着吗?”
  吴芳没说话,她的脸红了。
  吴芳没说话。
  吴芳没听明白似的看着他:“什么为什么?”
  吴芳没笑,表情认真地看着陈明亮,“也不怎么想喝茶。”
  吴芳明白过来,脸一下子沉下来,她没生气。心里还在犹豫着,手臂已经扬了起来,甩在他脸上的耳光很响亮。
  吴芳拿他毫无办法,“好吧,我承认,我晚上没有课。”
  吴芳扭头看了陈明亮一眼,“你还有什么事儿?”
  吴芳起初不理他,但发现实在甩不掉陈明亮时,停下了脚步。
  吴芳轻声叹了口气,“你老这么没有正形儿,怎么为人师表?”
  吴芳去洗手间清理弄脏的衣服,陈明亮站在洗手间门口,背对着门,做着检讨。
  吴芳伸手想把书拿回来,但陈明亮躲开了她的手。
  吴芳神情自若地,“最多只能看看爱情。”
  吴芳神色自若,好像在和他探讨学术上的事情。
  吴芳说了名字,跟她道了再见,就把手机关了。
  吴芳抬头看着陈明亮。
  吴芳叹了口气:“她妈妈过失杀人,判了二十年。”
  吴芳啼笑皆非,“你别开玩笑了。”
  吴芳停下脚步,“还有事儿?”
  吴芳停下来,回头看了看,目光最后落在陈明亮的身上。
  吴芳透过他的肩头望过去,与陈明亮饶有兴味儿的目光相遇在一起,他冲她笑,她别转了脸。
  吴芳往外挣脱着,“哎,你放手……”
  吴芳望着他,“什么怎么样?”

发布者:电影原声

电影原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