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之城]里为了保持角色肤色的苍白

[暮光之城]里为了保持角色肤色的苍白,所有饰演吸血鬼的演员们都尽量避免阳光照射,出入一律打伞或是减少在室外的活动。与此同时,为了更加突出苍白,每天也会用45分钟来打底妆。饰演爱德华的罗伯特·帕丁森就表示,脸上的粉底太重,导致面部表情受到阻碍,便显得“吸血鬼”的样貌更加僵化。

一提起[倩女幽魂],总被认为是徐克作品

一提起[倩女幽魂],总被认为是徐克作品,然而导演却是程小东,编剧是阮继志,徐克的挂名是监制。但徐克在电影中参与的程度却是高于导演的,只是他不愿意露出自己的名字,希望借此提携新导演。尽管编剧一栏只有阮继志一人,但整体结构、主题趣味都是来自徐克。阮继志回忆道,徐克的世界观很广,脑海里有很多东西,但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深入研究,便把想到的点都告诉他,他去研究,去尝试放进戏里。

[猩球崛起]来自编剧里克·杰法曾看到的一篇报道

[猩球崛起]系列故事的创作是来自编剧里克·杰法曾看到的一篇报道。报道展现了一些科研机构拿猩猩做一些非常不人道的试验,当中呈现出不少照片。其中一张是一只猩猩被科学家捆在实验台上,猩猩露出了一种非常怨恨的眼神。这个眼神让里克十分震撼,他认为这不像是一个动物发出的眼神。因此他便构思了一个带有人性的猩猩形象。

[幸运是我]里惠英红饰演患有脑退化症的独居老人

[幸运是我]里惠英红饰演的是一位患有脑退化症的独居老人,而在现实生活中,惠英红的母亲在50多岁时就出现了一些认知障碍症的征兆,其后是十多年里,母亲的病症加重。因此惠英红在出演相似角色时,把自己想象成了母亲,把母亲平时生活里的动作,例如找到遥控器却忘记要做什么一类的细节展现在了电影中。

为了延续当年[胭脂扣],导演关锦鹏筹备[逆光风景]

2000年,为了延续当年[胭脂扣]的经典组合,导演关锦鹏筹备了一部[逆光风景]。当时剧本已经写好,张国荣与梅艳芳也落实出演,关锦鹏和张叔平等工作人员也走遍了欧洲好几个国家寻找拍摄场地。后来因预算方面出了问题,计划便暂缓。这一拖,就成了天人永隔,最终未能拍摄。而这部电影的故事大纲为:在欧洲某个名城的唐人街上,有一家叫佛跳墙的百年老店,经营酒楼及澡堂生意。一个正在欧洲拍摄广告的香港导演戈白(张国荣饰),将在这家老店邂逅店老板龙二(梅艳芳饰),两人发展处一段如梦如幻之情,同时见证这家唐人街老店的衰落崩解。

[阿甘正传]里在战争中被炸断双腿的丹中尉

[阿甘正传]里在战争中被炸断双腿的丹中尉,在拍摄时,实际是将自己的小腿用特殊蓝布包裹住来正常出演。拍摄完毕后,由特效人员用数字技术将小腿“P”掉。连本有的腿的影子,都被细心的特效工作人员一点一点地去掉。 ​​​​

[羞羞的铁拳]为了饰演好互换性别后的角色

[羞羞的铁拳]中两位主演马丽与艾伦为了饰演好互换性别后的角色,在商量剧本时,就决定采用相互模仿的方式。先让艾伦来饰演一遍艾迪生,然后马丽从中观察男性特有的细节,再进行模仿。例如艾伦饰演艾迪生时,说话会抖腿,因此马丽来饰演这段说话的戏份时,也会把抖腿的细节加入。 ​​​​

当年李安在美国拍[喜宴]

当年李安在美国拍[喜宴]时,突然想到应该办一个开机仪式来讨个好彩头,但合作的美方人员从没听说过拍电影还要烧香、切猪肉,被搞得晕头转向。李安就负责起敲锣,向他们一一解释这个习俗的意义。后来拍摄[色戒]时,已经熟悉了这一套拜神仪式的工作人员,操办起来已经不再需要李安费心了。

[降临]中“贝壳”飞船的设计

[降临]中“贝壳”飞船的设计来源于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偶然看到一张奇怪的照片:太阳系外的椭圆形星球,便推荐给艺术指导帕特里斯·维米特。之后工作人员便以椭圆形作为基础造型,在细节上提高了长宽比,并将一面凹了进去。炭黑的色彩方案使得飞船表面像是被打磨过的岩石一般,呈现出磨砂似的颗粒质感,表现出它们跨越了整个宇宙才得以来和地球“交流”的风尘仆仆之感。

[无间道2]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

[无间道2]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当时的空中交通进出是在九龙城的启德机场。但拍摄在2003年,香港机场已经迁址赤黯角。当年的启德机场旧址已经转租给一些机构作商业用途。于是,剧组便借了一间候机室的办公室,来还原成候机室的模样,窗外停机坪上的飞机则用后期特效加上去。刘嘉玲跑过的印有“香港启德机场”的白墙,在以前是启德机场的标志,后来这面墙上贴了太多广告,剧组就在旁边找了一块10米长宽的白墙,自己写上这六个字。